联盟赛事竞猜

'); })();

【声音】李毅中:科学研判、多措并举,推进工业经济企稳向好

■ 中国工业报 余娜近日,国家统计局先后发布了前三季度国民经济运行情况和工业企业财务数据,总体运行平

■ 中国工业报 余娜

近日,国家统计局先后发布了前三季度国民经济运行情况和工业企业财务数据,总体运行平稳,结构继续优化,增幅保持在合理区间。同时不确定不不乱因素上升,下行压力增大。

前三季度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为5.6%,其中三季度5%,比一季度和二季度别离回落了1.5个和0.6个百分点。缘何出现了增速继续放缓?这将对我国工业经济带来哪些影响?第四季度工业经济增幅能否回升?

带着上述问题,中国工业报家采访了工业和信息化部原部长、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会长李毅中。

成就来之不易,下行压力加大

中国工业报:对于当前的工业经济运行总体形势,您如何看待?

李毅中:本年1~3季度,全球经济继续低迷,国际国内经济环境复杂多变,中美贸易摩擦加剧,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多种因素叠加交织,形势比较严峻。

这一背景下,坚持贯彻党中央提出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巩固、增加、提升、畅通”八字方针,规上工业增加值增幅5.6%仍在年初预期5.5%~6%的范围内。总体看,工业经济运行仍保持在合理区间,结构性改革正在推进和深化,企业营商环境得到进一步改善,成就来之不易,应给予充分必定。

与此同时,也应看到存在的问题。国内方面,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内需走平偏弱,投资低位徘徊,尤其是在工业制造业领域。出口艰难受阻,特别是中美贸易摩擦影响,单边主义、爱护主义的阻力仍旧不小。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1~3季度具体数据是真实情况的反映。大量数据有好有差,分析这些数据,一是要和预期比拟,看目标是否达到了还是有所不足,分析经济运行的合理性;二是要与历史数据对比,通过“增减”趋势看经济运行的成长性。

对前三季度工业经济数据,要全面分析、辨证思考、准确研判,要与党中央对经济运行形势的分析和研判相一致。要两分法,应将利弊、喜忧综合考虑,实事求是、科学合理地分析判断。

中国工业报:前三季度我国工业增速呈继续放缓态势,您认为受哪些因素影响?

李毅中:可以从增速、效益、需求、投资四个角度,解读这一问题。

第一,从增速来看。本年前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6.2%。分季度看,第一季度增长6.4%,第二季度增长6.2%,第三季度增长6.0%。国内生产总值增幅处于年初目标6%~6.5%的区间内,但趋势在回落。前三季度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6%,保持在5.5%~6%的增速预期内。但分季度看,从第一季度6.5%,到第二季度5.6%,再到第三季度5%,也是追季下滑。尤其7、8两月工业增加值增幅别离为4.8%和4.4%,好在9月回升至5.8%。

从具体行业来看,高新技术产业的工业增加值增速达8.7%,高于工业3.1个百分点,但与去年同期比拟,回落了3.1个百分点。尽管高技术产业的增速依旧较快,但应看到,多年以来这个指标的增幅一般要比工业增加值增幅高出5个百分点以上。

从地区来看,东部的工业增幅下滑较为明显,这是多年以来没有出现的情况。具体来看,东部是4.5%,比去年同期下降了1.3个百分点,三季度只有3.7%。我国工业一半多是在东部,一旦东部增速慢下来,中西部很难补上。应防止工业增速偏离合理区间,这是我们需要警惕的问题。

第二,从企业效益来看。1~9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降低了2.1%,而前3年工业企业利润一直是大幅度甚至超常规增加。尽管利润有所下降,但我们的工业企业很努力,营商环境进一步改善,改革仍在继续。

应看到,市场价格总是有起有落,当价格下跌时,即便当润减少了,也不要惊惶失措,关键要看我们的盈利能力是否保持住了。在利润大幅增长时,也不要盲目乐不雅,应看到问题,看到造成利润超常规增长的价格因素。

以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近几年的改变走势为例。从2012年初到2016年8月,连续54个月负增长。2016年9月才由负转正。一直到去年四季度,PPI大幅度飙升,年末开始降低。2019年1~9月,PPI回落到0,甚至在9月出现了-1.2%的负增长。PPI由大幅度增长到持平再到负增长,使得工业上下游走向趋于安然安祥。PPI迅涨时,工业的上游如能源、原材料等基础工业获利很大,同时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PPIRM)也同步增长,鞭策了下游产业成本上升,造成上下游盈利不均衡。PPI趋稳回落时,上下游盈利机会便趋于平衡。由此可见,PPI回落不见得是件坏事。当然,如果PPI继续下降,将会显现需求不足的状况。

因此,面对前三季度工业企业利润的下降,不必过度紧张,要有定力。价格波动是市场规律,企业关键要做好本身的工作,要不乱自身的盈利能力,在价格回落的时候更要降本增效,提质增效,要提高产品的质量、品种、品牌。对于利润的下降,尤其不要误解为工业企业亏损。应看到,尽管总的比本来的利润降低了一些,但41个工业行业中仍有30个是正增长,规上工业企业主营业务利润率5.91%,虽有所回落,仍与2016年相当。

第三,从需求来看。前三季度,内需走平偏弱。1~9月,全国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8.2%,同比下滑了0.7个百分点。分季度来看,一季度增长8.4%,二季度增长8.5%,三季度增长7.6%。其中一个最突出的表示,是汽车产业的销量降幅较大。1~9月,我国汽车产销量达1814.9万辆和1837.1万辆,同比下降11.4%和10.3%。

汽车工业问题比较突出,问题在哪儿?多年2800多万辆的汽车年销售量稳居世界首位,但实在催生了汽车市场趋于饱和的状况。人们对汽车的需求,除了一部分刚需,更多的是更新换代的需求。不过,汽车工业也不乏亮点,质量、品牌在提高。前三季度新能源汽车销量产量同比增长20.8%。

需求消费也有好的数字。前三季度,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6.8%,电信业务总量同比增长23.9%。

从出口来看,1~9月,出口同比增长5.2%,不算低。但9月出口降低至-0.7%,出现了负值,出口受阻。具体到工业领域,1~9月,工业出口交货值增加2.4%,比上年同期回落了5.7个百分点。特别是8、9月呈现负增长。由于出口货物里95%是工业品,工业品交货值增幅的减少甚至出现了负增长,直接影响着总出口的增幅下降。

第四,从投资来看。近几年投资一直乏力,增幅继续下滑。2018年,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名义增幅5.9%;本年1~9月,继续回落至5.4%,如果扣掉投资价格指数3%,实际增幅就更少了。尤其制造业投资名义增幅2.5%,比上年同期回落了6.2个百分点,比上年全年回落了7个百分点。在个别省份甚至出现了负增长。1~9月,工业领域新开工项目减少了7.2%。以上数字显得沉重,这样下去会严重影响工业发展后劲。

投资为何连续多年呈下行走势?制造业投资缘何乏力?应看到,国内需求走弱,企业盈利下降,对于经济发展的预期尚不敷好,信念明显不足,一些政策尚未落实,如鼓励民营本钱投资落实尚不到位。民营投资在总投资中占62%,在制造业投资中占82%。一旦民营本钱投资意愿不强烈,受影响最大的就是工业制造业。

除了上述因素,在认识上还要纠正一些误区。应看到,有效投资在经济增长中仍旧要起到关键性作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并不是不要投资,相反要提高投资功效,调整投资结构,保持必然的增幅。补短板、强弱项、调结构、稳投资,无论是建设新兴产业还是改造传统产业,必要的资金必然要投入,这一认识还要继续提高。

多措并举、多方努力,实现预期目标

中国工业报:第四季度,预测工业经济会继续低位运行,还是会上扬回升?

李毅中:中国工业有韧性、抗风险能力强,面对当前复杂多变的形势,首先要保持足够的定力,要充满信念。

应看到,前三季度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5.6%已接近下限,如果第四季度工业增加值达不到5%以上,全年就会受影响。要采取更有效的办法,力争工业增幅有所回升,实现全年的预期目标。

前三季度,规上工业企业主营业务收入仍增加了4.5%,前面已提到在41个工业大类行业中,30个行业利润同比增加,占比超过七成。还应看到,多数行业9月数据要比1~9月的累计值好一些,汽车行业也有好转。值得一提的是,从产能利用状况看,三季度全国工业产能利用率为76.4%,与二季度持平,均高于一季度75.9%的水平。其中,装备制造业、原材料行业产能利用率别离为 78.5%、76.9%,同比均有所回升。这说明我们整个工业形势仍旧比较不乱。关键要兴利除弊、扬长补短,问题导向、落实办法。

中国工业报:2019年,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能否保持在5.5%~6%的预期目标区间?为此,应从哪些方面发力?

李毅中:要在以下几个方面,坚持不懈的努力,我们有信念力争将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保持在预期目标区间内。

第一,政策要继续落实。政府“放管服”改善了企业营商环境,支持工业制造业,本年出台了许多新的政策。其中最大一项就是减税降费,制造业的增值税税率已由16%降至13%,从4月1日开始实行,目前效果已经显现。1~3季度,全国累计新增减税降费17834亿元,全年要实现2万亿元的目标,第四季度减税降费的效果势必会显现出来。希望这一政策要落在实处,增加制造业企业的利润,不要流失掉。

继续加大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力度。本年进行了两次降准,一次是1月,一次是9月。降准的目标正是增加资金的流动性,改善中小微企业的资金状况。

对于民营企业,2018年11月1日,习总书记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明确提出了6个方面的政策举措,具有很强的针对性、指导性。这一指示正在追步落地,相信第四季度的效果必然会比前三个季度更好。

对于国有企业,2019年6月3日,国务院国资委向各中央企业、地方国资委印发《关于印发<国务院国资委授权放权清单(2019年版)>的通知》,重点拔取了5大类、35项授权放权事项。此次授权放权不仅仅停留在企业集团总部,更是“层层松绑”,把授权放权到各级子企业或办理主体上。我相信,这一文件第四季度的落地情况,也会比前三季度更好一些。

第二,企业自身要更努力。前三季度,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形势不错。1~9月,民营企业、中小工业企业增加值别离增长8%和7.1%,快于整体工业增速。1~9月规上工业企业中,私营企业实现利润逆势增长5.4%,好于整体工业。这在必然程度上,反映出国家支持民营企业的政策已取得必然效果。1~9月,中央企业营业收入同比增长5.3%;净利润同比增长7.4%;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6.8%;研发投入同比增长25%。其他类型企业,也都努力克服困难,改善生产经营。

为增加企业活力,工信部等部门采取了多项举措。如确定多个“国家制造业创新中心”,开展中小企业小巨人活动,工业企业单项冠军竞赛评比活动,增强四基工作,清理拖欠民企中小企业账款等。1~9月,单位GDP能耗降低了2.7%,幅度并不大,反算总能耗还增加了3.3%,说明企业节能降耗仍有较大潜力。

第三,加大工业制造业投资。工业投资在第四季度或明年能否好转,尚不明朗。如果继续走低,将带来后遗症,负面影响也会增大。

因此,要继续加大技术改造力度。目前一些政策尚未到位,应争取第四季度尽快落地。特别是支持企业绿色低碳转型,如化工企业搬家改造;支持企业数字化转型改造。1~9月工业技术改造投资增长8.9%,但低于去年,应在四季度加大力度。

对于新兴产业项目,应创造条件,鼓励其尽快开工。1~9月,高技术产业增加值只占工业的14.1%,上年为13.9%。新兴产业的增长速度还不快,一些条件具备的新兴产业项目应加快启动。应加快5G的产业化,如网络基站计划全年建设15万个,不久前公布已经建成8万个,这表白仍有一半的基站在第四季度亟待推进。同时还应加大5G终端的投入,如5G手机等,还要加快5G技术在工业制造业的应用。近日国家进一步放宽外资准入负面清单,更有利于吸引外资投入制造业。

第四,重点省份、重点行业要下功夫。对于工业增幅下降较大甚至是负增长的大省,应采取积极办法,遏制增幅下滑态势,据悉都已采取了有力办法,争取四季度见效。增幅下降明显的几个行业,如汽车工业,相关单位已经做了客不雅合理分析,汽车销量下滑态势正追渐缓和。再如化工行业,近年来由于化工变乱多发、污染严重,封闭退出了不少,重点省份江苏、山东均在治理整顿,在新的框架下谋求新的发展。化工行业的回落趋势能够缓解。

在思想认识上,应按照中央要求,增加忧患意识和风险意识。对于工业而言,忧患意识当前是指要应对下行压力加大、内需偏弱、投资乏力、增幅失速。风险意识是指,应注意警惕中美贸易摩擦加剧带来的不不乱因素,以及制造业外迁趋势所带来的本钱外流等风险。

通过不懈努力落实多项有效办法,力争第四季度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幅回升,全年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将保持在5.5%~6%这一预期目标合理区间内。

中国工业报:中美贸易摩擦加剧,将对中国工业企业带来哪些影响?

李毅中:中美贸易摩擦加剧,并扩展到投资、技术等层面,这让我们的企业更加认识到核心技术、关键技术花钱买不来,让市场也换不来,要靠自主创新,坚决不移建设制造强国、网络强国。当前国家重大科技专项(2006~2020年)已取得重大成效,同时,推进技术进步,还要做好行业共性技术攻关和企业突围技术攻关。要继续加大研发投入,坚持产学研用相结合,加快科技研发成果转化,提高自主可控程度。自主创新并非排斥开放创新,应进一步张大对外开放,与相关国家和跨国企业在科技开发应用上增强交流合作,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把自主创新和开放创新结合起来。

我们自主可控的程度越高,受制于人的地方就越少,我们的底气就越足,华为就是这样。据熟悉,华为去年的研发费用占销售收入的14.5%,与美国同行思科、微软公司相当,绝对数排全球企业第5,其中20%放在基础研发上,值得称赞。